天津快乐10分
每日熱讀 > 正文

視覺中國已是中國圖庫市場老大,卻向海外同行“進貢”

視覺中國在全球并購獲得資源,同時客觀上幫助Getty消除競爭對手、補充新鮮血液;也有人覺得,這更像是一場視覺中國對“老大哥”Getty的“進貢”,以維持緊密合作。

  深度調查:“視覺中國”,王者還是貢臣

  作者: 夏子航 王雪青

  貴為中國圖庫市場老大,幕后卻向海外同行“進貢”。

  十多年前,從事攝影記者和圖片編輯的柴繼軍,大概很難想到,他后來與人合伙創立的視覺中國,將與全球第一大圖庫——Getty有著如此復雜與詭異的關系。

  視覺中國憑借在中國市場代理Getty,并借殼遠東股份登陸A股,逐漸成長為國內“視覺之王”。柴繼軍與他的伙伴們實際控制視覺中國56.24%股份,坐擁120多億元浮財,其中通過資管計劃持有的591萬股已于8月1日解禁,另外55.39%持股即將在2019年4月解禁。

  這個行業被美好描述,視覺中國收購國際攝影社區——500px、世界第三大圖庫——Corbis的交易也被描述成一個中國企業勵精圖治、攬括世界圖庫巨頭、真正國際化的故事,憑借這些“超額估值故事”,視覺中國坐享80倍市盈率、220億元市值。

  然而,真相并非如此朦朧美好。

  據上證報記者調查,視覺中國針對500px、Corbis的兩項國際并購,實際已落入喪失商業獨立性、未盡真正國際化、有損長遠成長空間的危險之中。500px的Marketplace(500px的直接銷售平臺)遭完全關閉,商業伙伴Getty全權掌握500px的國際銷售權并拿走近半分成;視覺中國于2016年收購的Getty老牌對手、具有近30年獨立運營經驗的國際第三大圖庫——Corbis更是下場凄涼,Corbis的上下游兩端資源被斬斷,網站被關閉,簽約攝影師被遣散并轉送至Getty陣營,一夜之間Corbis在國際上由Getty對手淪為Getty附庸。

  視覺中國是個獵手,卻把獵物拱手相讓。與第三方商業伙伴的合作應有界限,沒有如此損己利人的商業行為。

  在國際圖庫圈,這被視為視覺中國與世界第一大圖庫Getty的一場合謀,視覺中國在全球并購獲得資源,同時客觀上幫助Getty消除競爭對手、補充新鮮血液;也有人覺得,這更像是一場視覺中國對“老大哥”Getty的“進貢”,以維持緊密合作。

  但無論如何,在兩起全球并購及之后交易中,視覺中國商業行為的公允性面臨考驗,視覺中國及其收購標的的獨立性受到沖擊,視覺中國的真正國際化遭到抑制。

  視覺中國創始人之一、副總裁柴繼軍9月5日向上證報記者表示,并不存在所謂依賴等問題,“Getty是我們的老師,我們希望學習它。視覺中國與Getty擁有非常長久的戰略合作關系,雙方充分信任。未來我們是否會獨立運營海外業務要看情況,目前還是專注于中國市場。”

  在海外業務存在不確定性之外,視覺中國還編織了另一重幻夢。

  8月30日,視覺中國披露2018年半年報,2018年上半年實現營業收入約4.8億元,同比增25.84%;實現扣非凈利約為1.33億元,同比增34.05%,朝著最后一年業績承諾標準邁進。

  視覺中國描繪了一番“楚門的世界”,現實的風險是,國內商業圖庫年均10余億元規模,雖整體有增長,但圖庫微利化沖擊波已經襲來。就連世界第一大微利圖庫也已經增收不增利。

  “目前,視覺中國一面忽略獨立性、舍棄獨立國際化而努力緊密捆綁Getty,一面暫緩戰略調整、偏重眼前利益、追求短期業績,以確保明年4月解禁前后萬無一失。”一家圖庫負責人向上證報記者表示,“我們要感謝視覺中國。”他認為,行業老大的小格局,給了他們后來居上的機會。

  海外并購資產另一面:關停、遣散、減值

  在2018年半年報中,視覺中國概述成績稱,積極推進了全球化戰略,成為了真正的“全球玩家”。在收購全球第三大圖片庫Corbis及國際知名的攝影社區500px后,視覺中國明確表述將“全面參與”全球攝影師網絡平臺的運營,視覺中國創始人之一、副總裁柴繼軍稱“視覺中國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視覺內容互聯網版權交易平臺之一”。

  聽其言看其行。實際上,視覺中國對Corbis的收購,有著另外一面。2016年1月,視覺中國的關聯方聯景國際先行收購了Corbis全部資產,半年之后,視覺中國實際花費8083萬美元(約5.25億元人民幣)收購關聯方聯景國際,該交割于2018年4月完成,視覺中國從而順利拿下Corbis全部資產(包括圖片庫、域名、商標及品牌等)。

  柴繼軍向上證報記者強調:“我們只收購了Corbis的資產。”

  戲劇性的是,視覺中國方面獨立收購了世界第三大圖庫巨頭Corbis后,全球第一大圖庫巨頭——Getty不僅未感到威脅,反而喜笑顏開。彼時,Getty聯合創始人兼CEO Jonathan Klein公開表態:“等了21年了,終于得到Corbis。多么美妙,我們不用買牛就能得到牛奶、奶油、奶酪、酸奶和牛肉。”

  在Getty自鳴得意之下,是面臨被遣散、失業的Corbis簽約攝影師們的一條條憤怒留言,甚至連Getty員工都看不過眼,“我為Getty工作了17年,你的說法讓人很不舒服,至少應該考慮到那些丟了工作的人。”

  沒錯,代替Getty動用真金白銀買“牛”的正是它的中國伙伴——視覺中國,而Getty從交易中、從視覺中國處得到的利益已經明顯超越合理的商業范疇。

  Corbis原本是獨立運行的世界第三大圖庫,是Getty長久覬覦而不得的老牌對手。按照視覺中國在年報中的表述,圖庫的生命與價值在于一端持續不斷獲得上游供應,另一端對接廣泛使用者。然而,視覺中國及其關聯方買下Corbis全部資產,卻將其上下游兩端斬斷,把Corbis削成塵封的“歷史檔案”,這意味著一家圖庫就此凋零。反觀Getty,一分錢未花,卻除掉了一大競爭對手。而且,視覺中國還將Corbis所剩部分最肥的利益推向了Getty手中。

  具體來看,視覺中國在收購Corbis之后,對后者做了三件事,件件兇狠:

  首先,關閉長久運營的Corbis原有平臺及網站,Corbis不再獨立存在。同時,上游一端不再接納新的圖片資源,下游一端不再直接推廣、銷售攝影師的圖片。

  值得注意的是,視覺中國在收購聯景國際時,評估報告披露的標的無形資產中列明了Corbis相關的262個有效域名、158個商標權。收購之后,這一塊無形資產無疑、立即遭遇重大減值。

  其次,Corbis原本“為全球超過50個國家的客戶提供服務”,但視覺中國卻未選擇通過收購Corbis資產使得自己真正走向國際化,在關閉Corbis平臺及網站后,視覺中國主要負責Corbis在中國的版權業務,Corbis的國際銷售業務被交給Getty。“對此,我們特別激動,因為Corbis及它的合作伙伴、供稿人一直是Getty和大部分圖庫的關鍵競爭對手。” Getty的業務發展和產品內容高級副總裁Craig Peters曾如此表示。

  “圖庫不比別的行業,它要代理資源、不斷更新、對接下游。”一家圖庫負責人向上證報記者表示,如此操作的話,標的資產價值無疑大大萎縮、減值,“Corbis本身是個一直處于運作中的世界第三大圖庫,視覺中國把它買下來,把它塑造成一個塵封的檔案,這是一個虧本買賣,然后又將Corbis國際代理交給Getty。Getty不僅少了一個對手,還坐享Corbis近半國際銷售分成。”

  最后一招更狠。按視覺中國官網介紹,Corbis在全球“擁有15000多名簽約供稿人”,這本是一筆寶貴財富,但在實際操作中,視覺中國將Corbis的關鍵資源——簽約攝影師推給了Getty。在這一行業,上游的簽約攝影師及愛好者是各家圖庫爭搶的資源,是圖片供應的重要來源,他們的水平決定了圖庫的核心競爭力。

  2016年4月底,視覺中國聯合Corbis給Corbis簽約攝影師們發去了一封郵件,通知他們Corbis網站將關閉,并解除Corbis與攝影師之間的簽約合同,Corbis不再和攝影師合作。視覺中國和Corbis在郵件中告訴簽約攝影師,只要簽署已經收到的簽約Getty合同,攝影師作品就將遷移至由Getty直接代理。

  只看郵件最后一句也能掌握核心:視覺中國希望Corbis的簽約攝影師們都轉去直接跟Getty合作。

  視覺中國創始人之一、副總裁柴繼軍9月5日向上證報記者表示,Corbis的簽約攝影師們原本也不算多,“收購后給了他們選擇權,也有幾百名攝影師選擇跟視覺中國簽約。”

  這真是個“絕招”,但這并不是偶然事件。

  世界巨頭Getty一再“漁翁得利”

  兩年后的今天,Getty再次在視覺中國收購國際知名的線上攝影社區500px的交易中“漁翁得利”。

  2018年3月,視覺中國完成對500px的收購,現金對價1700萬美元,折合人民幣1.079億元。

  收購后不到半年,當用戶再登陸500px時會看到這樣的提示:“500px的Marketplace(500px的直接銷售平臺)已經關停,現在500px的圖片只能在Getty和視覺中國購買。”實際上,從2018年7月1日起,視覺中國負責500px在中國的業務,而500px的國際銷售業務則全權交由Getty代理。又是Getty!

  對此,視覺中國副總裁柴繼軍回應上證報記者提問表示,也不能這么說Getty坐享收益,代理、分銷是這個行業的模式,“比如Getty把他們所有的圖片交給我們在中國代理,我們也沒有花錢,輕資產公司運營的方式就是這樣。”

  但在圖片行業,不同區域、不同市場的圖片公司確需要互相代理,以補足來自對方區域的圖片資源及客戶市場。同在一個市場,獨立的兩家圖片公司很少會互簽代理協議。

  視覺中國收購后的500px在官網披露了一份“投稿人常見問題解答”。該文稱,Marketplace以往表現不盡如人意,決定關停直接銷售平臺,完全選擇由他方參與分成的分銷模式。

  視覺中國在2018年半年報中確認:“報告期內,500px與Getty簽署了獨家的版權代理分銷協議,以提升其優質內容的版權變現能力。”視覺中國同時表示500px短期減虧明顯。

  但此舉卻葬送了視覺中國及500px的長遠利益。

  500px這家獨立運營15年之久、在195個國家與地區擁有超過1300萬注冊攝影師及攝影愛好者、圖片超過1.2億張的國際攝影社區及圖庫巨頭,一直是Getty的眼中釘。

  “商業圖片有兩個來源,一類是源自圖片機構、專職攝影師,更多的則來自于攝影社區及其聯結的自由攝影師、攝影愛好者。”一家圖片機構負責人告訴上證報記者,相比之下,攝影社區往往更有活力、更有黏性、更有商業想象空間,也更要維護,“500px的價值、魅力正是在于此,不少社區轉型成為的圖庫平臺,往往比其他類型的圖庫更有競爭力。”

  “500px本就是一塊獨立資產,視覺中國在全資收購后卻把銷售業務基本交由500px原本競爭者——Getty來負責,500px失去完整獨立性,同時,Getty無風險地拿去了全球銷售分成的一大部分。”一家圖片機構負責人認為。

  在500px并購案中,還有一個頗為吊詭的事情。早在2015年7月,視覺中國已在500px的B輪融資中花費800萬美元獲得其15.48%股份,并簽訂了《素材獨家代理協議》,從當時起,視覺中國獲得 500px圖片素材庫大中華區域獨家代理銷售權。

  既然從2015年開始就已成為500px的中國獨家代理商,視覺中國為何還要在2018年再花1億元買下500px后,卻仍只保留了中國區的部分,而將全球業務與平臺的不少好處拱手相送第三方?

  幕后是怎樣的情況?“這些交易本身是不合理的,但視覺中國在用這些交易報恩、進貢Getty,加深利益捆綁,因為它現在極其重要的部分就是代理Getty的代理協議和這份關系,視覺中國如果失去這份協議與關系,后果不堪設想。”一位圖片行業人士向上證報記者表示。

  “合謀與進貢”魅影

  視覺中國與Getty有著一段極其微妙的歷史。視覺中國創建于2000年,早期主角是柴繼軍與李學凌。2000年之際,柴繼軍供職某報社攝影部擔任攝影記者和圖片編輯已經5年,李學凌亦曾任記者。

  當時,柴繼軍兼顧負責處理全國各地、各家報社攝影師寄來的照片,這些照片大多不會被選中使用。他們覺得,這么多照片聚在一起,應該可以搞個賺錢的生意。

  視覺中國前身的雛形——“Photocome”網站于2000年5月上線,意為“圖片來了”。攝影師可以將圖片上傳網站,客戶付費后獲得授權下載,攝影師可通過后臺看到下載記錄,然后與網站分成。半年之內就有1000多位攝影師上線供圖。

  而在另一邊,Getty原本是全球圖庫中一棵大樹,2003年前后,Getty開始顯露它的野心,四處收購,此后逐漸成為全球第一大圖庫。

  在尋找中國代理商一事上,Getty亦極具霸氣,它要求的是“獨家合作”、“雙向排他性多維度合作”,讓中國代理商在選它這棵大樹還是全球廣闊森林之間作出抉擇,選了Getty就得遠離其他圖庫巨頭。

  那時,中國商業圖庫在獲取海外圖片資源上不得不進行合作。有人選擇依靠森林,有人選擇依賴大樹。視覺中國走的路線是抱緊Getty這棵大樹。

  借助與Getty的合作,2014年,視覺中國借殼遠東股份登陸A股。目前,視覺中國兩個核心的全資子公司一是華蓋創意,另一個是漢華易美,二者都是Getty的代理商,分別在中國代理Getty創意類圖片和編輯類圖片(新聞圖片)。

  從這方面來說,視覺中國不得不感謝Getty。

  事情也在起變化。Getty盡管身為全球第一大圖庫,并已完成私有化,但其長期地四處出擊收購、消滅對手的行為積累了大量債務與整合壓力,加之近年來遭遇全球圖庫微利化趨勢沖擊,Getty面臨窘境。

  當此之時,視覺中國開始海外運作了。一手展開全球收購,一手幫助Getty增加可掌控的圖庫資源、補充新鮮血液、消除潛在對手的任務就實際落在了視覺中國頭上。“梳理來看,視覺中國上市后著手進行的重要收購,背后無不與Getty存在或多或少相關。”一位圖片行業人士表示,“的確,視覺中國也在搶占資源,但在全球圖庫圈看來,他們更像是在合謀消除對手,視覺中國很大的方面是在通過收購來實現利益捆綁、進貢利益關聯方。”

  “獨立性”面臨嚴重考驗

  這些年,視覺中國一直在奔跑,但遠未脫離Getty。2011年至2013年,視覺中國代理Getty銷售素材的收入占總收入的比重分別達到55.06%、43.79%、32.77%;2017年報中,視覺中國表示,到2017年末,獨家及自有品牌內容的占比已超過70%。

  柴繼軍不認為存在依賴,“而是雙方友好合作,以Getty的圖片資源在視覺中國代理圖片總量的占比算,現在創意類圖片大概占比60%,編輯類圖片占20%左右。”

  但對一家中國圖庫來說,海外高端圖庫資源無法替代。實際上,正是由于“雙向排他性多維度合作”,視覺中國在全球圖庫資源、尤其是海外中高端資源上,要靠Getty來提升競爭力。

  在2018年半年報中, 視覺中國表達了同樣的意思。盡管其公告稱與全球240余家品牌機構建立了內容合作,多年來建立了和全球知名圖片機構(除Getty外,還有中新社、南方日報、法新社、BBC、路透社等)的獨家代理關系,但視覺中國強調稱,正是通過對Corbis和500px的收購,及增強與版權素材領域全球第一位的Getty的戰略合作,提升了對全球優質獨家“版權視覺內容”的控制及持續生產能力。

  “即使到了今天,如果視覺中國不再代理Getty,將對它220億市值造成利空。”一位圖庫行業人士表示,代理協議往往幾年一簽,“正是基于此,Getty可以對視覺中國施加影響。”

  問題的關鍵是,視覺中國在商業行為中保持了足夠獨立性嗎?

  視覺中國在掏出真金白銀收購500px、Corbis過程中,看似是啟動了國際布局,然而卻被明顯捆住了手腳,最終并沒有完全運營國際業務。相反,視覺中國在收購后,砍掉了500px、Corbis的完整獨立性,并將很大部分“進貢”給了Getty,實質幫助Getty增加了對昔日死對頭500px、Corbis的部分掌控權,并分得近半國際銷售分成。

  從商業上來說,Getty坐擁500px、Corbis的代理權及國際銷售分成,這是穩賺不賠的買賣。

  圖片行業人士認為,視覺中國放棄對全球化獨立經營的實質性探索,一定程度上說,就是在全球圖片業版圖重塑的今天,給他人做了嫁衣,讓世界第一的市場占有更加充分,有朝一日,若視覺中國想收回海外業務的獨立運營,恐怕會面臨更加困難的局面。

  正如國內某圖庫創始人的評價:“Corbis與Getty是世界上最大的兩家中高端競爭圖庫,視覺中國收購Corbis、500px等后,完全可以借助他們品牌、資源、平臺獨立運營國際業務,很有希望與世界第一大圖庫Getty實現良性競合,但視覺中國顯然放棄了這一選擇,未獨立走向真正的國際化,反而轉手扶持Getty。”

  與Getty的“雙向排他性多維度合作”,曾是視覺中國的鎧甲與利劍,有天或會成為軟肋。

  Getty換掉中國代理商——視覺中國的可能性有多大?

  “外國企業說守信用是真守信用,要是不守信用也更不守信用。”此話怎講?在業內人士看來,“只要出現第二家能夠給出更高兜底銷售承諾的代理商,Getty隨時可能放棄視覺中國。”

  一家圖庫機構的負責人表示,不排除有強力資本從更高層次介入Getty的可能,同時,“國內其他圖庫完全有可能在未來與Getty達成合作,而踢開視覺中國。”

  圖片行業之變:微利化大勢所趨

  在移動互聯時代,全球圖片行業逐漸發生深遠變化。高端降價,微利圖片當道,在資本助推下,行業新晉者來勢洶洶,競爭日趨激烈,全球第一大圖庫Getty、全球第一大微利圖庫Shutterstock身陷鏖戰。在中國市場,主打中高端的視覺中國不可避免地面臨新挑戰。

  全球圖片行業有預期那么美好嗎?

  記者對比數據發現,全球第一大圖庫Getty最近十年的收入幾乎是原地踏步。2007年該公司圖片銷售額8.57億美元,而截至2017年9月30日的12個月,Getty總收入預估為8.368億美元。同時,由于Getty一再強勢攫取上下游兩端利益,行業生態并不健康。

  近年來,Getty遭遇全球微利圖庫市場高速發展的沖擊。2003年成立的Shutterstock,已經發展成為世界最大的微利圖庫。財報顯示,Shutterstock2016年、2017年收入(Revenue)分別為4.94億美元、5.57億美元,增長明顯,尤其在2017年,Shutterstock無論是客戶有償下載的數量還是網站的活躍用戶數量都創出新高。

  然而,競爭激烈、成本上漲、毛利下滑也一度波及微利圖庫巨頭,2016年,Shutterstock凈利潤(Net income)尚且同比增長67%至3260萬美元,2017年同比減少49%降至1670萬美元。

  “Getty在成為全球第一大圖庫后,本有收割機會,卻不料遇上了圖片微利趨勢,中高端圖片單價不可避免下探,競爭加劇。”一位熟悉海外圖庫市場的人士介紹稱,以前,單張圖片可以輕松賣到大幾百美金,“現在均價大為降低。”

  Shutterstock財報中,其最新單次單張圖片下載的平均費用僅為3.41美元。

  “可以預見,未來全球圖片行業重疊、廝殺將更加慘烈。”上述人士介紹稱。

  中國的圖片市場會不會步海外后塵?

  年報顯示,國內第一大圖庫——視覺中國2017年營業收入約為8.14億元,同比增長10.75%,其中核心主營業務——“視覺內容與服務”實現營業收入約5.8億元。

  圖片行業人士估算,除開新聞機構圖庫,目前我國商業圖庫規模在10億元左右,“與全球情況一致,規模在增長,但競爭在加劇,視覺中國正竭力遏制微利圖片這一趨勢。”

  “價格競爭”這一問題正是機構投資者擔心的。

  8月30日投資者關系活動記錄顯示,面對這一提問,視覺中國相關負責人回答稱:視覺中國現在采取的是多樣化的產品價格和授權方式的組合,希望視覺中國的產品與服務能為各行各業的各種應用場景的用戶提供服務。不同的用戶對于內容的類型、需求場景都有很大的不同。公司根據客戶群體不同的內容需求、應用場景及預算等因素,提供不同的產品、授權、價格及交付模式,以便能高效地全方位覆蓋市場。

  但在實際操作中,這是極大的難題。“Getty未能做到,視覺中國也很難做到。對這些主走中高端、高毛利路線的圖庫來說,發展微利圖庫就相當于革自己的命,做好了微利圖庫將不可避免搶走它部分中高端客戶,這很尷尬。”一位圖片行業人士表示,“這預示著客戶的搖擺,毛利的降低,業績的變數。”

  然而,競爭者正在趕來。

  張一鳴旗下字節跳動(即“今日頭條”)已經悄然加入這場戰爭。工商資料顯示,國內第二大圖庫——東方IC已由上海圖蟲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控股95%,后者是字節跳動100%控股的公司。

  攜技術、資本、流量與人力優勢,東方IC大有彎道超車的沖勁。一方面,東方IC獨家搶下“2017-2019年中超聯賽官方圖片合作機構”等IP并培養攝影師;另一方面,東方IC及字節跳動大舉推出微利圖庫——“圖蟲創意”,來勢洶洶。

  據了解,全球第一大微利圖庫Shutterstock也已進入中國市場,老牌創意設計龍頭站酷海洛成為Shutterstock的中國獨家合作伙伴。

  事實上,視覺中國也已察覺到行業微利大趨勢并有所行動。視覺中國此前上線了微利圖片庫,但一直面臨發展障礙,其中最大的障礙在于難以平衡短期逐利與長遠發展之矛盾。

  “說真的,我們要感謝視覺中國,我們也是猜測,它在解禁前難以在戰略上靈活應對。”一家中小圖庫負責人士向上證報記者表示,視覺中國這一僵局給了其他圖庫尤其是微利圖庫發展機會,“顯然,視覺中國在貽誤戰機。”

  業內人士認為,伴隨著移動互聯網的快速發展,依托于互聯網平臺生長的中小企業及自媒體構成了圖片版權市場的巨大潛在客戶,在未來行業趨勢上,精品與微利圖片肯定是并存的,但微利趨勢將帶來更多巨變。而這對視覺中國及其業績指標來說難言好事。

  業績對賭之壓:

  追逐短利、熱衷“維權創收”

  在圖片行業新趨勢與新變化面前,視覺中國顯得僵化,這背后有著非常現實的原因。多位圖片行業人士向上證報記者表示,目前,視覺中國偏重資本運作,為明年大解禁鋪路,因此并未投入重金謀求長遠發展,當下的急功近利、力保短期業績行徑,絕非長久之計。

  視覺中國借殼上市時的承諾是:廖道訓、吳玉瑞、吳春紅、柴繼軍、陳智華、李學凌等10名一致行動人認購的股票自上市之日起60個月內不進行任何轉讓。承諾期限為2014年4月11日-2019年4月10日。上述10人持有的上市公司55.39%股權、逾120億元財富將于2019年4月解禁。

  披露顯示,廖道訓等承諾標的資產2014年至2018 年經審計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的歸屬于母公司凈利(合并計算)分別不低于11,487.38萬元、16,328.02 萬元、22,341.27萬元、27,741.00萬元和32,856.00 萬元。

  在解禁時間線和業績承諾壓力下,視覺中國努力保證業績穩增成了其重要目標。2016年和2017年,標的資產(兩家公司合計)實現的扣非凈利潤分別為2.38億元、3.09億元,業績承諾完成率分別為106.34%、111.31%。上市公司的歸母凈利潤更低,近兩年分別約為2.1億元、2.9億元。

  然而,為了這個業績對賭與資本把戲,視覺中國已經使出渾身解數,并付出了深遠代價。

  多位熟悉視覺中國的人士指出,上市以來,視覺中國并未重視扶持上游社區與攝影師,失去了更大發展空間;刻意追求短期業績指標,視覺中國一再壓低給上游機構、攝影師的分成比例,造成部分機構、攝影師不滿;不敢大力調整策略應對微利趨勢,給了諸多競爭者以蠶食機會;一心靠“維權創收”搶客戶,卻忽略了總體商業布局。

  以攝影師分成與業績指標問題為例。作為中國最大的圖庫,如何增厚利潤?壓低上游攝影師分成是最直接最粗暴的手段。據知情人士透露,視覺中國一般要求攝影師簽署獨家供圖合同,就算是獨家合同,給攝影師分成比例還是一降再降,目前分為25%、30%、40%幾檔,其中25%、30%為主流。而在銷售上,隨著競爭加劇,圖庫多采取年度套餐銷售的形式,這使得單張次圖片價格一降再降。

  一位視覺中國簽約攝影師向上證報記者提供了他的工資條,“攝影師拿到的單張次圖片分成最低到了2.75元/張,而且簽約攝影師沒有底薪,全部靠分成。”

  “商業圖片拍攝賺錢不易,現在的攝影師要么依靠其他職業補充收入,要么投奔了婚紗攝影、旅拍等C端攝影業務。”一位圖庫負責人表示,這實質不利于商業圖片行業發展。

  為了追逐短利,視覺中國甚至不惜以攝影師權利為籌碼,四處“維權創收”。

  對一家圖庫來說,銷售費用往往占到大頭,視覺中國選擇了“討巧”同時更有效的銷售方法——“維權獲客、維權創收”,這成為了它的驕傲與重心。

  或是為了保證業績穩步增長,越來越多企業收到視覺中國的質詢函或律師函,被告知涉嫌圖片侵權,面臨每張圖片2000元至5000元甚至上萬元賠償。

  據強韻數據統計,2013年以來,視覺中國及其子公司共涉訴訟1000多起,案件涉及主體主要是華蓋創意(北京)圖像技術有限公司和漢華易美(天津)圖像技術有限公司,案由均為著作權權屬、侵權糾紛或網絡傳播權糾紛。進入訴訟階段,則多為視覺中國依賴Getty提供版權證據的案例,案件共涉賠償金額約624萬元。

  接近視覺中國人士透露,視覺中國并不追求直接判決賠償,主要是為了將維權變為銷售,轉被告為獨家簽約客戶。這也被視作圖庫之間的競爭之戰。

  視覺中國表示,大多客戶會在訴訟判決前與其達成和解,成為長期合作客戶,最終通過法庭訴訟生效判決的金額不超過0.1%。

  這種商業模式已引起投資界非議。比如今年7月初,經緯中國創始管理合伙人張穎發布微博批視覺中國漫天開價索要幾十萬人民幣巨額賠償,要挾企業簽年度合同。張穎認為,從該公司收入角度來看,據說“戰果頗豐”。“侵權確實不應該,但這種漫天要價的商業模式更不應該,現在還變成了這家公司的核心商業模式,也是好笑了。”

  有業內人士指出,“維權獲客、維權創收”模式,本質上是犧牲了真正權利人(攝影師)的利益,來實現圖庫利益最大化。簡單來說,視覺中國將對真正權利人(攝影師)的侵權維權變成了其平臺的獨家包年合約。

  例如,此前視覺中國與煎蛋網發生糾紛,煎蛋網在翻譯外稿時使用了Getty的圖造成侵權。視覺中國先是提出侵權與索賠,但最終雙方以簽署正版圖片授權合作協議告終,每張圖片的單價為60元至80元。而如果是按訴訟賠償,每張單價可高達5000元。

  “由于目前攝影師/個體權利人很難有力量自行維權,也只能忍了。”一位視覺中國簽約攝影師說,“因為獨家簽約視覺中國的合同上有將維權事宜獨家授權給視覺中國的條款,這基本鎖死了大部分攝影師自行維權的可能性。這其中,有的權利人(也就是攝影師們)根本不知道直接維權的賠償款能達到每張2000元甚至上萬元;甚至有些消息不靈通的權利人,為拿了點零頭而開心,認為圖庫為他們伸張正義了。”

  天下攘攘,皆為利來。然而,在行業步入微利圖片時代,在各類競爭兇猛而來之時,這個看上去很美的中國第一圖片公司,已經悄然越過了商業公允性與個體獨立性的邊界。那些曾經風光借殼上市,爾后黯然滑落的A股公司,均講述過美妙資本故事,勾畫過超額估值幻夢,但該來的還是會來,一切都有塵埃落定之時。

  (王宙潔、常佩琦對本文亦有貢獻)


下一篇:眾怒終于爆發 一天四次上熱搜的視覺中國激怒中國

(免責聲明:本網站內容主要來自原創、合作媒體供稿和第三方自媒體作者投稿,凡在本網站出現的信息,均僅供參考。本網站將盡力確保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證有關資料的準確性及可靠性,讀者在使用前請進一步核實,并對任何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本網站對有關資料所引致的錯誤、不確或遺漏,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中的網頁或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識產權或存在不實內容時,應及時向本網站提出書面權利通知或不實情況說明,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或不實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依法盡快聯系相關文章源頭核實,溝通刪除相關內容或斷開相關鏈接。 )

天津快乐10分 淘宝加盟店铺赚钱 吉林快3稳赚公式 陕西快乐10分钟开奖走势图 魔赚钱 金库LG 玩幸运28有什么技巧 西游争霸杀分吐分规律 百搭二王与小丑 如何编制股票指数 腾讯德州扑克怎么没了